史航最骄傲的剧本,与孟京辉臆造一个美丽新世界!

发布时间:  2018-11-07

史航,生于1971年,吉林省长春市,中国内地男编剧、策划人。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戏剧文学系。常被问及为何从事了编剧,笑答起初只是想要考个不看数学成绩的艺术院校,后来意外帮朋友写了几集剧本发现还挺赚钱就开始写了。


你可能不认得这个挺着肚腩的摸样有点怪的“大叔”,但你一定看过他写的《铁齿铜牙纪晓岚》、张纪中版《射雕英雄传》,或者你看过《奇葩说》,又或者你看过前不久上映过的《邪不压正》,那个穿着苏格兰小裙子的影评人潘公公想必让你记忆犹新。




史航和廖一梅,同是92届中央戏剧学院文学系,和中戏导演系的孟京辉,三人很早就在学校认识了。史航在《遥想孟京辉》一文里写个了小插曲,十分有趣。


一九九三年,我开始学习做电视剧编剧。第一个戏叫【京城镖局】,是写一群舞刀弄棒的爱国志士,幻想着改变历史拯救天下的故事,当然结局还是死不瞑目残阳如血。其中有个为反动清政府奔走的算命先生,他的名字叫孟京辉。他的戏不多,但我写得还很得意,扮演者是【西游记】里演沙僧的阎怀礼老师。

结果,后期剪辑的时候,导演身边就有人琢磨了,说这个名字有点耳熟啊,好像有个搞话剧的小年轻,也叫这个名字吧。我心里想,当然当然。导演说那就改了名字吧,别让人找着把柄,回头再告我们。于是,就乎着演员口型,改叫孟锦辉。我心里暗叫可惜。





史航:我觉得在中戏我印象最深的是 1989 年 12 月 31 号,孟京辉等人企图爬上操场的煤堆去演出《等待戈多》,被保卫队和教育处如何制止的事情。


我觉得在中戏有意思的是孟京辉、张扬、施润玖、蔡尚君他们搞「实验戏剧」的那两年, 因为那个时候呢,积极地想「先锋」,积极地想冲突,而上面呢,校卫队保卫处那些人尽职尽责的想制止,这个才形成了一个真正的戏剧化互动。


所以那个时候最有意思,也就是我写过一个很长的文章,叫《名剧的儿女们》。就是我们都是成天读一些世界名剧嘛,这《名剧的儿女们》那里面提到的一些人,他们的青春是比较有意思的。其实它也就跟北京电影学院的「青春」、上海戏剧学院的「青春」不一样,各有各的青春怒放。


94年夏天,孟京辉正伙同史航、黄金罡、王小力等人在中戏宿舍里攒出了《我爱XXX》的剧本。


放在20年后的现在来看,这依旧是一种极为形式化,反情节的,纯语言的实验话剧,一个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戏。


孟京辉曾在《我爱XXX》的演后谈里说,这是20多年前他们那一代人的思想荟萃,像河流一样的思绪的积攒。1900年,是一个很奇特的时代的断代。就在那个时候,一群大师都死了,然后另一群大师都诞生了。至少现在,依然有一群人在坚持先锋着。





史航和孟京辉两人的第一次真正合作还是在21世纪初,是一本《迷宫》的儿童剧,中间发生了点小磨合,但也更加让史航相信,孟京辉就是个十分有信念的人。


史航也同廖一梅有过两次合作,分别是《魔山》和《艳遇》,他称廖一梅是很有个性的女青年,“看着像动漫女主角,其实是北欧女海盗”,总之性格中不爱调和的因素很多。廖一梅说自己只是“有限热爱生活”,但史航是“无限热爱生活”。




常被史航在各大活动提起的,最骄傲的剧本还应该是《空中花园谋杀案》。从2009年演出至今,史航依旧十分惦念。


其实写《空花》他是存了私心的,为了致敬他最爱的一本日本小说《嫌疑人X的献身》。那为什么要叫空中花园?史航说,这里就有个被孟导砍掉的故事可以讲:


空中花园就是一个脑洞。古巴比伦国王想让后世人记住他,他的办法不是征伐四方,而是穷尽了国库要建造一座无与伦比的空中花园,40年之后,他垂垂老矣,花园建成了,他没有邀请各国君王、没有邀请自己的百姓,他邀请了国中一位最老的诗人,写一首诗赞颂这座花园。


结果这位老诗人说,国王您的花园真伟大,可是我什么都写不出来,然后发出了一声叹息。老国王就招来刽子手砍了老诗人的头,别人都觉得很应该,因为老诗人抗旨。可是他看着老国王,他流着泪的说你们不知道,可你们应该听到,听到他刚才那声叹息,那声叹息多美啊,我的花园在他那声叹息面前什么都不是,我的一切都被他毁掉了,我的王国都被他轻蔑了,我微不足道的报复不过是砍下他的头。


国王去世了,花园也坍塌了,但是那个王国留下一句话叫比国王的空中花园更美的叹息。所以,人能建立的一切,比不上人能发出的叹息,一个人真正的觉悟了,他看到自己原来长的不是头顶的天花板,怎么怒视天花板都没有用的时候。


这个脑洞真正开启的时候是又酸楚又凉爽的一种感觉,因为风进来了。咱们一般骂人说你脑子进水了,但是赞美是说你脑子进风。


史航说:“这出戏剧献给那些想冒充邪恶的善良人物。”这群凶手,无能了20年,有爱了20年。时间总会告诉我们什么值得纪念,什么永垂不朽。


经典摇滚音乐剧《空中花园谋杀案》




杭州蜂巢剧场

2018/11/08 - 2018/11/18

垃圾处理场,一辆被垃圾掩埋的劳斯莱斯汽车,车内无人,现场留有大量血迹,并散落部分燃烧过的纸灰,一堆猫毛和360元人民币,经查明这是房地产大亨汪总的。汪总离奇失踪,ATM机里惊现残肢,警方初步断定这是一起恶性谋杀事件,为了找到杀害丈夫的凶手,汪太悬赏了一套楼王,名叫空中花园。谋杀案只是一个噱头,故事在讲三个荒唐的伪家庭的三段“拧巴”的人生:为了爱,他们甚至可以付出生命。


达里奥·福经典剧作先锋改编

《他有两把左轮手枪和黑白相间的眼睛》

再次开枪



杭州蜂巢剧场

2018/11/22 - 2018/11/24

他有两把左轮手枪和黑白相间的眼睛一双

他留着西班牙式长长的鬓角和黑白相间的眼睛一双

他把双手插入上衣口袋每只手里都拿着一把手枪

快开枪,快开枪,对准那面庞中央

年复一年的过去又过去

我们现在仍在开枪



它浓聚了空花组的十年故事

和一场当代先锋戏剧的核聚变

将掀起一场跨世纪的戏剧音乐浪潮




这是一次戏剧荷尔蒙的跨界传播

这是一出融汇了孟京辉舞台温度的音乐实验

这是一场当代青年剧团带着音乐站在戏剧舞台上对世界发问的奇幻经历

在放肆花园的音浪中,我们听到潮汐开始的被遗忘的音节


十一月的杭州

因为有你和空花

适合做任何有爱的事情

剧场等你